听书 - 穷书生家的彪悍娘子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蛮荒之地自古就是刁民居多,绝大多数时候都是被贬下放的官员才会到这里。

当然朝廷为了增长人口解决边关光棍问题,犯罪家属未婚女子可以流放到这里,用来婚配周边的未婚青年。

天高皇帝远,一路能来到这里的女子少之又少,但今年例外。连年征战,人口下滑严重,为了国家发展,今年流放的女子全都一个不少的来到边关。

今日天气可以说是万里无云,五月份的边关春天才开始。

在大庙镇的府衙门前,一群杂役围着一圈,里面都是女子。

一个一个早已看不出模样,其中有一个还直接趴在地上。所有女子都麻木的看着远处。

“安静!安静!”师爷敲着锣站在高台上大声呐喊。

现场好不容易才安静下来,师爷见场面控制住了,清理一下喉咙“朝廷天恩,把婆娘给我们送来,可以让光棍的有婆娘啦,你们要记得朝廷的恩!今上的恩!”说着双手还朝天拱手。

“这婆娘是看上就给还是怎么办呢?”围观的百姓里的老光棍一双眼睛着急的到处看。

“一个婆娘二两银子,交钱,画押,当场办婚书。费用免费!”

师爷见有人问,也懒得讲官方话,不如直接处理来的痛快。

下面一听,二两银子,不贵,也不便宜,能花二两银子的人家生活也还行的。

朝廷为了人口也是煞费苦心,懒汉们一听,一阵哀嚎。这是注定打一辈子光棍了吗?

为了家里儿子,咬牙也得坚持下去,不少人已经排队报名了。

“今年总共分到我们这里就这十五个,多了没有,想要的赶紧,明年还不知道什么情况。”意思就是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了,你们看着办。

十五个女子里趴着的那个依然闭着眼睛,其他围观人根本没有多看她一眼。

看着排队的光棍们,都想着从他们衣服中看看家里生活质量,既然没有选择了,当然想找一个舒服的日子过。

身上带着二两银子的人不多,当其他人都被选走的时候就剩下趴着昏迷不醒的女子了。

杂役跟师爷一脸头疼的看着这个半死不活的女子。

如果不是用手指试探鼻子还有气,都以为已经死了。

没有人愿意花二两银子买一个可能死的女子做婆娘。

杂役想了想“胡师爷,这个女子怎么办?”眼看天都黑了,这女子都没有人要。

师爷也头疼,这样的人在衙门里也是浪费粮食,本来衙门一年就没有多少结余,实在养不起这样的人。

师爷想了想,摇摇头叹一口气“这个女子一两银子谁要?”看了一圈,没有人回应。

这女人别说一两银子了,白送也没有人要,死了都是一件麻烦事。

闹哄哄的人群中,昏迷的女子睁开眼睛,迷茫的看着周围的人群,也就一瞬间的时间,又昏迷过去了。

围观的人见没什么热闹可以看,太阳也落山了,赶紧回家吃饭比较实在。

见围观的人都走光了,师爷跟杂役都有点尴尬,今天衙门的衙役都出门去,留下的除了师爷就是一群杂役,都不是正式编制,没遇见过这样的情况。

正在这时,一个穿着长衫的书生走过,衣服都洗的发白了,肩膀上袖子上都是补丁,这样的人哪里有钱?

师爷无奈的看着地上的女子,看着跟家里闺女一般大小,心生怜惜。

“书生,这个女子给你做婆娘怎么样?五百文就行。”师爷也是急糊涂,根本不问书生家里可有婆娘。

书生停下脚步,看着地上的女子,皱着眉头,一脸茫然不解。自己就回家的路上怎么就有人送婆娘了?

关键是,自己没那么多钱“大人,小生身无分文。”实在是羞涩。

师爷见好不容易路过一个年轻人,不能放过啊!放过这个书生对于衙门也是一种负担,衙门也没有余粮了。

“行吧,你身上有多少?”师爷认命了。

书生在师爷跟杂役的注视下,在身上掏啊掏,掏了半天,一文一文放师爷手掌上。

师爷跟杂役一脸懵逼状态的看着书生。

书生满脸通红的“我……我就五文钱。”

意思再也掏不出来了,师爷看书生模样,身上也掏干净了,又开始皱眉头。

差距好大,有点接受不了,一个杂役拉着师爷“胡师爷,给他带回去吧,这女人能不能活都是一回事,要是死我们衙门手里,要罚款的,咱们衙门什么情况你比我们清楚。”穷的就剩下墙了。

胡师爷想了一会“这差的太多了,谁给补?”

另一个杂役说道“师爷,大人回来我们一起给你作证,还有衙门里的大夫也可以证明,大人不会怪罪的,留下来才麻烦。”

书生看师爷跟杂役围着商量,眼看太阳落山了,着急回家。

“大人,如果不行,小生就先回去了。”意思是:你手里五文钱是不是应该还给我?

师爷看了一眼书生,一咬牙一跺脚“五文就五文,你跟我来,去文书那把婚书领了。”

书生就感觉:鲁巴哈了!这婆娘也来的太便宜了!

关键是我没想要婆娘啊!谁能给我解释一下,怎么回个家的路上人生大事就解决了?

文书看见书生时,高兴的问“名字!”终于可以下班了!!

书生还没从多了一个婆娘的心里阴影走出来,本能的回答“石锦华”

在石锦华还在茫然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张婚书,高一脚低一脚的走到趴着的女子身边。

师爷心里松了一口气“这就是你婆娘了,你带回去吧。”

石锦华看着女子为难的很,怎么带回去?

师爷以为他不想要“我跟你说,婚书都有了,可不能反悔。”

石锦华看着师爷这会才反应过来,自己确实回家路上解决了人生大事了“不是,大人,我家是山东村的,距离太远,我一个人怎么带回去?”

师爷想了一会,又叹了一口气,算了,认命吧。

“啊夹,你把衙门里的推车给推来。”说着又转身跟石锦华说“你下次来可得还回来,我们衙门工具也不多。”

于是石锦华在师爷跟杂役的注视下,推着新鲜出炉的婆娘行走在夕阳西下里。

就在杂役跟师爷松口气的时候,推车翻了,女子从推车上掉在地上。

石锦华手忙脚乱的也没把人抱上推车。

还是几个杂役看不下去了帮着抬上去。

“书生你在前面拉着走吧,你再推,你婆娘可能命都没了。”

石锦华看了一眼自己新鲜的婆娘,表示认同。

于是在师爷跟杂役注视下,推车轮子压到了石头上,推车晃了一下。

吓的后面看着的师爷跟杂役一起伸出尔康手发出“呜!”的一声!好险,没掉下来!

师爷擦了一把额头的虚汗,有点为这个女人担忧,会不会今晚就被书生拉死在路上了?

Tip:拒接垃圾,只做精品。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。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